三间田芜

是雨,密又急促地往下浇,打在青色红色的纸笼上阵阵地响,又自光火处弹进地面更深的潮湿里,渗入行人的鞋履。

九月雨总是说来就来,让人猝不及防湿了一身,急匆匆从街道奔回家里,没有人会注意到某家屋顶上立着和盘腿坐着的两个身影。

孙悟空说:“嘿嘿,你看他们慌慌张张地躲雨,咱们现在扮个鬼下去,给他们好好过个中元节。”

他扭头看龙,龙问他:“猴儿心性。”

“我是猴,我不该是猴的样子!”

“你看我是龙,我有龙的样子么?”陡然凑近。

孙悟空对长相没有过多研究,好看也是看,难看也是看,压根没在意那张脸有多少风雅,只稍仔细打量了他一下,发觉自己好像没见过龙,不加以思索开口道:“我就只见过你一条龙怎么知道...

他今天干什么???


龙领主铠出没

↓↓↓

孙悟空那时不叫孙悟空,也不晓得那是龙,也不在乎自己晓不晓得,只学着对方的模样吹胡子瞪眼,一副巴不得用鼻孔看人的样子。

铠烦躁地啧嘴。千算万算,没算到这灵石成——成什么呢?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说是妖魔鬼怪仙人精,都不合适。

算了。他本来还想借天地精华,清修生灵,却眨眼不如他原先设想的那般容易了。毕竟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他走前那晶石还有模有样,天地良心地伫在山河间,谁也不清楚还有这么个仙境,唯他铠得知此地的存在,结果待他再返回时,好一个人是物非了。

要冷静。…修为最重要。毕竟这地方除了自己,和猴儿,再无别人了,又是难得的风水圣地,铠思索了一下,正要开口和猴儿...

ooc重度 与文学作品里的孙悟空无关
和大话西游也无关(
借用王者荣耀设定 现代

1

日天日地无所畏惧划船不用桨二分之一前半生全靠浪的孙悟空,依稀记得,在他十八岁的时候乃至未来被教做人的来龙去脉。

天气ok,发型ok,校服虽然丑了点但是并不影响他的男性荷尔蒙…他对着门卫室的玻璃暗搓搓地赞叹一句,真帅。

然后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谁…哇靠!露娜你变性了??”

然后孙悟空看见那个和他心目中的女神有九点九分相似的男人的脸迅速黑了下去,然后他突然觉得肩膀一凉,然后他在医院度过了一个并不愉快的星期五。

顺便收到了来自露娜的关怀:“我哥今天刚回来,我要陪他,明天我再来看你。”

可以说是实...

好几年前写的了 一个贱虫的脑洞
w被关在一个岛上 与外界隔离 p是他的监管者 记录w的言行 顺便找找机会挖挖墙角能不能让人改邪归正之类的
这种关系是不可以越界的了
然后……然后…就没有了(

01.念

他正冲着屋外一只青色的鸟发呆,门才被叩响,他却懒得说,反正那些没用的手下,只知道烦他,没过一会就会自主推门进来了——烦得要死。

“少主!”

结果来者的突然闯入,吓跑了已经接近窗檐的蓝色小鸟,他扔出去的甜枣啊糖果啊都没个意义了。

“干什么?!”他气得随手捡着个东西要砸过去,脱手前一瞬间惊觉自己拿了千万动不得的宝贝,才作罢,用力拍了两下座椅边缘以泄愤。

显然手下也是把这位少主摸了个透彻,暗暗擦了汗,作出一副极其恳切的样子,道:“少主托属下办得事已经完——”

“真的?!”

“哎哟!真…真的。”

黑小虎也顾不得刚刚扔了什么东西出手,反正再金贵都有的,只要那件东西丢不掉就好了—...

算不上合格的文手 但是很扎心

味欢:

还不敢给人讲一下故事大纲 讲完了就算完结了😂


过气文手黄桑桑桑桑:



我……



佟月夜:





想当初……我也曾经是个写手😎



孤帆与影:





【敲黑板】看到了吗?我的《每天都...

色差是什么

可以说是十分直观了(

“你遥远如星火 是世间所有闻说”

九鸦:

沈333:



这是一个非常主观角度的分析贴,



如果有哪里写得不对呢,



那你请我吃饭好了。





红毛这个角色刚刚出现的时候呢,我以为他是一个反派的路人甲,就是促进剧情发展,增进主角感情的那种。大概不只我一个人这样以为吧,觉得是因为贺红这个CP火了,所以红毛才跻身于主角行列。



但是现在折回去看呢,又觉得好像不是这样。



因为阿先给过他两次单人图,一次在微博,一次在推特。



而推特的那张图,...

“あなたがどこに行っても、いつまでも、ずっとずっと、ずっとあなたを爱してる。”


#虹蓝#
“蓝兔!看那边!”年轻的白衣剑客突然高喊,指着青衫女子身后。
青衫女子如画的眉目闻声微蹙,嘴角却仍挂着抹笑意,回头看去。
正疑惑虹猫叫自己看得什么东西,眼前景物就突然来了个回旋,对方怀间的自然草木香因为气流运动霎时间灌入鼻腔。
本想叫虹猫放下她,蓝兔转念想到不知多久没看到他笑得这般像个孩子了,话到了嘴边临时改了口。
“谢谢。”却只说了这一句,意义不明。
“我才是。”对方像是没有任何意外之情,带着浅淡笑意回答。

#奔莎#
雪地上两排深色梅花逐渐晕开,仔细一看边上还有深浅不一的脚印。
雪太大了,莎莉揉了揉眼睛几乎看不清路,手上的旧疾又复发,精神恍惚片刻一个趔趄跪进了雪堆。
她看着身边皮肤冻得比平日里更为...

想象
十年以后
27的爱童星夜和35岁的轰一诚
爱童星夜的巡回演唱会到了最后场
轰一诚的lancelot解散
歌迷听出来压轴歌曲是轰一诚写的
爱童星夜说:他来听我的演唱会了
轰一诚说:草 又瞎比比
爱童星夜说:别生气 我给你唱一首very very深爱之人
轰一诚说:随便你
爱童星夜说:听好了哦

……我去撸文吧 写诚星

莫关山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凶 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 因为比较害羞 就一直说脏话皱眉掩饰 不擅长和女生交流 也会把态度放的很坏 但是其实一直很在意这方面的事 非常讨厌侮辱女孩子这种事 明明是个到处打架惹事的坏学生 被人说幼稚 但是却很关心妈妈 而且家务事也做得很好 不愿意上学其实是因为自认为像他这样的人读不好书不如出去打工 不想给妈妈带来负担 看起来毛毛躁躁但其实心思细腻 表达方式也很耿直 别人对他的看法他其实一直都很介意 非常讨厌别人自以为是的同情和高姿态 看起来几乎有点蛮不讲理的莫关山在被贺天打到虚脱的时候都没有掉眼泪 但是因为被强吻的时候哭了 面对贺天开玩笑的样子真是气死了 却在贺天后来帮他教...

我就tm瞎78写了怎么着吧

[沉清]


二更天的星辉闹人地洒下来,韩信被这星光给亮堂醒了,默默寻思起:原来好睡,竟是更易被这满天星斗敲碎的么?他自解地,莫名笑了起来,然后可笑地轻柔柔观望一眼船上的人,明明近在咫尺。看见他睡得沉,也就安心了,然后暗自思忖自己还真是多事。

自国立权固,百姓安生乐业,上头两位一个主张仁政,一个休养生息,尤其后者就没安好心的,便挑了个良辰吉日把他韩信叫去老奸巨猾地摸摸手背:“来,你看啊…”韩信装作旧疾未愈的吃痛模样,一把抽开手,肉不肉麻?顺着目光看去,是卷意义不明不清不楚的军属书,一面心里咯噔,一面也是了然。

他被“打发”回乡没几日,一如既往院子里看那翻皱了的兵书,突然听闻门前马蹄声。

不待他差人...

烦死了
知不知道在别人的画底下评论“好像xxx”是件很没礼貌的事情
何况都说了没看过了
到底是没长脑子还是没带眼睛

啊对
反正我就是个肤浅的颜狗什么的
赶紧窝在家里追剧就好了不要进行无所谓的创作了

警局au?

私心小急万年娃娃脸


我……我终于想起来怎么画画了…!!

仍旧是上次的小急 pup

链接见评论quq之前发过被删了

ooc有

高……高跟quq!!!
那个……可以踩我吗
(诶?

然而并没有大佬2333

 @毛球 太太的脑洞qwq

就是一个任务失败的脑洞

非常生气的小急orz


“那就下次……再下次……下下次”

“一定要抓到他”

1 / 5

三间田芜

© 三间田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