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间田芜

关于游戏中的定位拟人(?
我真是闲人才写这些[?

上单:最直观的形容就是帅,一举一动都很苏,稍微有一些面瘫的睫毛精,一旦笑起来让人恐慌,非常不自然。外热内冷的型男,但就是和好脾气的中单意外的相处不来,反而和很难伺候的打野关系非常好,默契值max,无意识地亲近打野,明明是两个大男人[划去]

中单:聪明果断的小姐姐,目前还没人知道她发起火的样子。听说她时常感到焦虑,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射手说:自己家的打野总是欺负她,例如把法杖神不知鬼不觉地换成晾衣杆。暗恋上单。

辅助:偶尔会有点话唠的大可爱,多数是团队的心眼担当,和射手相处愉快,但仍旧存在一些默契问题,虽然大多数是射手的锅就是啦。 缺点是性...

我也玩游戏 我也画画 也写文 但我知道我每一样都做得不好 我只能说劝自己放宽心 有时候我的位置就在这里 技不如人也没什么 自己开心就好

ovo
指的是安琪、625、史迪奇、627
我超喜欢这四只!
然后我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这么丧……毁童年系列?有微量腐,676?

[关于为什么只有史迪奇追到了安琪]
“这不公平。”625说,“是不是因为我们少个地球名字?”
安琪假装她没听到的样子。

[关于三明治与咖啡豆]
“哇哦。史迪奇怎么了?”
“可能是627抢了他的洋娃娃,哈哈哈。”
“他们打的真激烈啊。”
“是啊,你愿意和我一起共享早餐顺便看两个白痴的世纪大战吗?”
“625,是你在史迪奇的早餐里放了咖啡豆。”
“啊哈,什么都瞒不过你,lady贝儿。”

[关于整蛊大师]
“好吵,625你能不能别再搞627了?”
“这不有趣吗?”
“好吧,但他已经笑了两个小时了,...

贺天???(不是

含贺红
↓↓↓

莹色的灯光沿着寸头身体的弓形倾泻下来,而贺呈毫不怀疑是因为想撸那只白毛小狗,寸头才把从始至终没有过肺地抽过一口也许根本就是用来为了让他显得更成熟忧郁的香烟塞到嘴里。

也许是这个角度问题,也许是灯光把寸头整个人包括那张脸都映得光亮了一圈像个小太阳,或者只是贺呈终于像他弟希望的那样被各种破事搞痴呆了,开玩笑的,他还是相信他弟不是故意希望他痴呆(但如果前缀有个“那些破事”就另当别论)。其实贺呈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他觉得寸头和那一团白蓬蓬有点像。

难道是他喝多了吗?他以前从来没见过哪只狗会笑,还是对着他笑,笑得像盏热烈的白炽灯,让他一个头两个大。

寸头顺着它的目光望去,发现一个黑发...

想找个车队ovo
排位 最好是铂金到钻石的
我 英雄专注 就小乔还行 刺客玩阿轲( 中单经常被拿就gg了_(:з」∠)_
有没有小伙伴一起的 窝dd你

1.
大牌是个很需要排面的男人。
在水晶刺眼的大堂里,在大提琴群魔乱舞的宴会上,在一切闪耀的事物间。
他要所有人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他要所有人为他的绚烂献上掌声,仅仅因为他手摩挲着衣领踏上了舞台:
“Ladies and gentlemen——”
大尾在台下被正大牌中指上那颗钻戒晃了一瞬,眯了眯眼,而对方沉浸在被一呼百应的虚荣中,满口白牙迷人得越发让大尾不爽。
大尾走到门口的灯光下,抬了抬手上相同的戒指,便见到那台上之人条件反射地皱起眉,眼一花,伸手去揽一位女士的动作明显偏移了原本方向。
“幼稚鬼。”这样想着的人完全没发现自己的笑意要涌出来了。

2.
大尾甩着半湿的发跨出浴室时,恋人还维持着半个小时前的姿势坐...

尾牌
专业冷cp

像你这样的大师喝酒一定很厉害
满满饮上一大口
翻江又倒海
像你这样的大师手法一定很厉害
横撇竖捺勾点折
通通都自在
一对猪朋狗友 留在这里守猪待兔
羊肠小径 对牛弹琴
一不小心 打草惊蛇
两人开始龙争虎斗
杀了鸡 敬了猴
吓得抱头鼠窜 快马加鞭
没了辙 没了辙
像你这样的大师喝酒一定很厉害
满满饮上一大口
翻江又倒海
像你这样的大师手法一定很厉害
横撇竖捺勾点折
通通都自在
大师我的大师
我好崇拜 那么崇拜
收我为徒决不会砸了你的招牌
大师我的大师
你的样子 就像墨子
那么伟大的一个神话
收我为徒留给世间一段佳话

是雨,密又急促地往下浇,打在青色红色的纸笼上阵阵地响,又自光火处弹进地面更深的潮湿里,渗入行人的鞋履。

九月雨总是说来就来,让人猝不及防湿了一身,急匆匆从街道奔回家里,没有人会注意到某家屋顶上立着和盘腿坐着的两个身影。

孙悟空说:“嘿嘿,你看他们慌慌张张地躲雨,咱们现在扮个鬼下去,给他们好好过个中元节。”

他扭头看龙,龙问他:“猴儿心性。”

“我是猴,我不该是猴的样子!”

“你看我是龙,我有龙的样子么?”陡然凑近。

孙悟空对长相没有过多研究,好看也是看,难看也是看,压根没在意那张脸有多少风雅,只稍仔细打量了他一下,发觉自己好像没见过龙,不加以思索开口道:“我就只见过你一条龙怎么知道...

他今天干什么???


龙领主铠出没

↓↓↓

孙悟空那时不叫孙悟空,也不晓得那是龙,也不在乎自己晓不晓得,只学着对方的模样吹胡子瞪眼,一副巴不得用鼻孔看人的样子。

铠烦躁地啧嘴。千算万算,没算到这灵石成——成什么呢?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说是妖魔鬼怪仙人精,都不合适。

算了。他本来还想借天地精华,清修生灵,却眨眼不如他原先设想的那般容易了。毕竟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他走前那晶石还有模有样,天地良心地伫在山河间,谁也不清楚还有这么个仙境,唯他铠得知此地的存在,结果待他再返回时,好一个人是物非了。

要冷静。…修为最重要。毕竟这地方除了自己,和猴儿,再无别人了,又是难得的风水圣地,铠思索了一下,正要开口和猴儿...

ooc重度 与文学作品里的孙悟空无关
和大话西游也无关(
借用王者荣耀设定 现代

1

日天日地无所畏惧划船不用桨二分之一前半生全靠浪的孙悟空,依稀记得,在他十八岁的时候乃至未来被教做人的来龙去脉。

天气ok,发型ok,校服虽然丑了点但是并不影响他的男性荷尔蒙…他对着门卫室的玻璃暗搓搓地赞叹一句,真帅。

然后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谁…哇靠!露娜你变性了??”

然后孙悟空看见那个和他心目中的女神有九点九分相似的男人的脸迅速黑了下去,然后他突然觉得肩膀一凉,然后他在医院度过了一个并不愉快的星期五。

顺便收到了来自露娜的关怀:“我哥今天刚回来,我要陪他,明天我再来看你。”

可以说是实...

好几年前写的了 一个贱虫的脑洞
w被关在一个岛上 与外界隔离 p是他的监管者 记录w的言行 顺便找找机会挖挖墙角能不能让人改邪归正之类的
这种关系是不可以越界的了
然后……然后…就没有了(

01.念

他正冲着屋外一只青色的鸟发呆,门才被叩响,他却懒得说,反正那些没用的手下,只知道烦他,没过一会就会自主推门进来了——烦得要死。

“少主!”

结果来者的突然闯入,吓跑了已经接近窗檐的蓝色小鸟,他扔出去的甜枣啊糖果啊都没个意义了。

“干什么?!”他气得随手捡着个东西要砸过去,脱手前一瞬间惊觉自己拿了千万动不得的宝贝,才作罢,用力拍了两下座椅边缘以泄愤。

显然手下也是把这位少主摸了个透彻,暗暗擦了汗,作出一副极其恳切的样子,道:“少主托属下办得事已经完——”

“真的?!”

“哎哟!真…真的。”

黑小虎也顾不得刚刚扔了什么东西出手,反正再金贵都有的,只要那件东西丢不掉就好了—...

算不上合格的文手 但是很扎心

味欢:

还不敢给人讲一下故事大纲 讲完了就算完结了😂


过气文手黄桑桑桑桑:



我……



佟月夜:





想当初……我也曾经是个写手😎



孤帆与影:





【敲黑板】看到了吗?我的《每天都...

色差是什么

可以说是十分直观了(

“你遥远如星火 是世间所有闻说”

九鸦:

沈333:



这是一个非常主观角度的分析贴,



如果有哪里写得不对呢,



那你请我吃饭好了。





红毛这个角色刚刚出现的时候呢,我以为他是一个反派的路人甲,就是促进剧情发展,增进主角感情的那种。大概不只我一个人这样以为吧,觉得是因为贺红这个CP火了,所以红毛才跻身于主角行列。



但是现在折回去看呢,又觉得好像不是这样。



因为阿先给过他两次单人图,一次在微博,一次在推特。



而推特的那张图,...

“あなたがどこに行っても、いつまでも、ずっとずっと、ずっとあなたを爱してる。”


#虹蓝#
“蓝兔!看那边!”年轻的白衣剑客突然高喊,指着青衫女子身后。
青衫女子如画的眉目闻声微蹙,嘴角却仍挂着抹笑意,回头看去。
正疑惑虹猫叫自己看得什么东西,眼前景物就突然来了个回旋,对方怀间的自然草木香因为气流运动霎时间灌入鼻腔。
本想叫虹猫放下她,蓝兔转念想到不知多久没看到他笑得这般像个孩子了,话到了嘴边临时改了口。
“谢谢。”却只说了这一句,意义不明。
“我才是。”对方像是没有任何意外之情,带着浅淡笑意回答。

#奔莎#
雪地上两排深色梅花逐渐晕开,仔细一看边上还有深浅不一的脚印。
雪太大了,莎莉揉了揉眼睛几乎看不清路,手上的旧疾又复发,精神恍惚片刻一个趔趄跪进了雪堆。
她看着身边皮肤冻得比平日里更为...

想象
十年以后
27的爱童星夜和35岁的轰一诚
爱童星夜的巡回演唱会到了最后场
轰一诚的lancelot解散
歌迷听出来压轴歌曲是轰一诚写的
爱童星夜说:他来听我的演唱会了
轰一诚说:草 又瞎比比
爱童星夜说:别生气 我给你唱一首very very深爱之人
轰一诚说:随便你
爱童星夜说:听好了哦

1 / 5

三间田芜

© 三间田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