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间田芜

总有一些人在笑,另一些人被人笑。这种事发生在每一天、每个学校、美国的每一座城镇里——据我所知,也许在全世界都发生过。“成长”的关键在于,学会一直站在笑的人那一边。

cauz they got nothing on u

树人脸上长满了呼吸,褪下衣物成了森林的新生儿,夜晚他们在猩红的山墙上,成千上万的流星在冰上飞舞,带来迁徙的消息,魔女的黑猫穿越海洋,他的魔女变成了长生不老的巫婆,毒药只是一味药剂,是提取道具,太阳升起,黑猫的尸体焚烧成为灰色的香辛料,海水咸咸的,被阳光带走后留下哭过的痕迹,一滴滴珍珠遗落在金色的荒原上,西边来的老鹰爱上高塔的金丝雀,我失去的不是止是她,沙漠里的翠神无法富裕生灵生命,爱上一个人会让你的山墙倒塌,穿起你的盔甲,可只有爱让你强大,开出花。

画技突然提升

鸟人试着骑了骑自行车,检查后说没问题了,但它永远都不是原来的了。他就像一个老式西西里人,他的妻子已经被强奸了。即使他知道这不是她的错,即使她拼力反抗了,他也永远不能再同样对待她。

我在那里看着鸟人,他蹲着,看着我,不设防,柔软、眼神空洞。我开始意识到出于某种原因他自己也被亵渎了。现在,他不再想要他自己了。

送给凤梨55555555 @凤梨 

我喜欢大牌躺着趴着的·,觉得他好可爱啊,真的好可爱啊。

之前不是和壶脑了学院莫,我真滴停不下来了呀…我觉得大牌简直就是学校里少有的超可爱的男的,不自觉地可爱什么的,经常没精神趴在桌上,有点懒洋洋的,如果和他坐得近的话,叫一下他他就把头从手臂里抬起来,但是脸颊还是贴在桌上,圆圆滴眼睛看着你…感觉太可爱了。

我知道ooc了…对不起qaq

昨天晚上和壶脑了一波学院。
是大尾查仪容仪表让牌剪头。(??)
牌悲伤剪头。
尾借整改记录的理由拍了牌。(特效相机??)
窝她妈乱画!对不起!我他妈画的很丑!!!献丑了!!!大家笑一笑!!5555!
@拎huer  @凤梨

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疯狂的隐私。如果妨碍了足够多的人,他们就叫你疯子。有时候,是你自己难以接受一种状况,于是你对别人说你疯了,于是他们同意照顾你。

Chocolates & Cigarettes

read more

And all that I can think about is you.

而我能想起的,只有你。


色差。告辞。。

我为什么不愿意让他知道我多容易软化?因为害怕随之而来的后果?怕他笑我?怕他四处宣扬?怕他拿我太年轻、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为借口,因而置之不理?或者他有那么点起了疑心,他或许会想要因此采取行动?我希望他行动吗?或者我宁可一辈子渴望,只要双方继续这种你来我往的猜谜游戏:不知道、知道、不知道?保持沉默就好,什么都别说;如果你不答应,也别拒绝,就说“回头再说”吧——大家不都这么做吗?即使同意,也要来句模糊的“或许吧”,表面看来像是拒绝,隐藏的真意却是:拜托,请再问我一次,再多问一次。

他刺痛了我。

我大口大口喝着大罐矿泉水,递给他,然后再拿回来喝。我洒了一些在手上,擦一把脸,再沾湿手指梳理头发。水不够凉,气泡太少,留下意犹未尽的那种渴。

——大家在这里都做些什么?

——不做什么,等夏天结束。

——那么,冬天做什么?

答案到了嘴边,我不禁露出微笑。他领会我的意思,说道:“先别告诉我:是等夏天来,对不对?”我乐意让人看穿心思。这个人会比他的“前辈”更早意会到“正餐苦差”。

“其实,一到冬天,这里变得非常灰暗。我们来这里是为了过圣诞。否则这里杳无人烟。”

“除了烤栗子、喝蛋奶酒之外,你们圣诞节在这里还做什么?”

他在逗我。我露出和之前一样的微笑。他领悟了,不再说什么,于是我们笑起...

好好活着吧。

飞去太阳 偷走让人爱的阳光
飞去沙漠 偷走让人寂寞的篝火
飞去你心上 把篝火和贝壳一起点亮


“想不想出去?”

男孩闻声从臂弯里抬起脸,小丑妆容因为蹭在手臂上而花了一片。大牌用了五秒钟消化这句短短五个字的话,然后用力点了点头,也不问去哪里,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答应了。

他们沿着打在地毯繁复花纹上的赤橙光点前行,路过横竖交错的门帘后团长欲言又止的神情,长廊的尽头没有灯,在光照不进的黑暗中鞋跟摩擦擦在硬布料上声响分外清晰。

大牌动了动喉,安静的氛围下他也不是很愿意开口,多半是因为懒得说,再是因为他现在没有什么问题想问。事实与他人臆想其实有些出入,同马戏团其他人相比,在他和大尾二人之间对方反而是那个话比较多的人。

这点也是大牌逐渐意识到的。

包括不由自主地产生信任关系,这点也是后知后觉...

朋友的蝴蝶仙人。
自主规制。
原创。

阿舌,蛇头蓝毛,目前在朋友的乐团里唱歌,被勒令戒烟只好终日嚼口香糖,很烦躁。
品味很糟糕,拿的也是真枪,没什么目的,不杀人也不自杀,就是觉得好看而已。
可能是一百年以前的小妖怪。

我的恶趣味。

第一次画黄兔超开心~

有个脑坑。


互相喜欢的人会闻得到对方身上的香味。

汽水口味的棒棒糖在齿间发出卡拉卡拉的响声,阿飞缓缓从鼻孔里呼出一团烟雾,“来了!”


一头扎眼白发的小青年眼睛粘在显示器上,看也不看接过递来的可乐。


阿飞摇了摇瓶子,“朋友,需不需要我喂你?”


“啊那麻烦你了,快渴死了。”说罢,小青年张开一张嘴,拖长了音,啊,直接把阿飞一句“渴你麻痹”给堵在嘴边。


歪着脸的小青年余光瞄到显示器上的游戏界面已经灰了,低落得肩膀耷拉下来,“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你看你我都——”


“怪我咯?”


“不是不是!”小青年摆摆手,慌忙解释,猛地呛住,咳个不停。


阿飞凑近了点,眯着眼拽动鼠标切换视角,看了会又起身走了,走到吧台上还是...

最近不务正业,但是没有关系,(*/∇\*)失恋使我自由。


阿飞,据说是前职业选手,技术没得说,骚话成篇,总是要撩一下队友或者对手。无聊的时候会和观众连麦,表演才艺(?)什么的,会自嘲“以为我没有女粉丝吗”,然后还真(几乎)没有,其实现实生活不会这么屌丝,反而是那种会被倒追的(渣(不对))男人。有一天连到万里挑一的女粉丝激动地打到摄像头,迫不得已地颜出了,从此每天公屏都会有类似“老公衣服穿起来小心感冒”的弹幕刷屏。


秘籍,日常越塔浪被塔下单杀。


卷毛,声音像高中生,性格也像,天然,好说话,但是听到有人想投降会炸毛。会为了帮队友报仇追一个满血全图跑,闪现为队友挡伤害,激动起来...

一个脑洞。

卷毛: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第一!!

阿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冲啊!!

大牌:麻痹好晕??


大过年的,舞狮。

当然是喜欢啊

感觉帅卷还是可爱。
失恋梗,通篇瞎矫情,打扰了。(抱拳告辞)

像信鸽抵达不了肩膀,地铁辜负夕阳。

隧道幽深,力争上游的新社会人抱着漆皮公文包算计开支,玻璃倒映出中学生电子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公式和代码,两米外被刻意压低音量的窃窃私语,被少女谈论的话题再平常不过。

到站,下车,帅戈表面并无异样,内心却焦灼地回忆起先前在地铁里断断续续的通话内容。

树影摇曳,打在干净又浸满汗液的躯体,白的白,黑的黑。终于晚风停歇,星辰化作微亮的水汽披在并不柔软的草皮上,大男孩宁愿忍受扎人的刺痛也要躺上去的行为,在今夜轻易会得到谅解。

球场上人已经走得所剩无几,帅戈第一眼便清楚瞥见被随意丢在角落的外套和体恤,今...

1 / 5

三间田芜

© 三间田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