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间田芜

……我去撸文吧 写诚星

莫关山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凶 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 因为比较害羞 就一直说脏话皱眉掩饰 不擅长和女生交流 也会把态度放的很坏 但是其实一直很在意这方面的事 非常讨厌侮辱女孩子这种事 明明是个到处打架惹事的坏学生 被人说幼稚 但是却很关心妈妈 而且家务事也做得很好 不愿意上学其实是因为自认为像他这样的人读不好书不如出去打工 不想给妈妈带来负担 看起来毛毛躁躁但其实心思细腻 表达方式也很耿直 别人对他的看法他其实一直都很介意 非常讨厌别人自以为是的同情和高姿态 看起来几乎有点蛮不讲理的莫关山在被贺天打到虚脱的时候都没有掉眼泪 但是因为被强吻的时候哭了 面对贺天开玩笑的样子真是气死了 却在贺天后来帮他教...

我就tm瞎78写了怎么着吧

[沉清]


二更天的星辉闹人地洒下来,韩信被这星光给亮堂醒了,默默寻思起:原来好睡,竟是更易被这满天星斗敲碎的么?他自解地,莫名笑了起来,然后可笑地轻柔柔观望一眼船上的人,明明近在咫尺。看见他睡得沉,也就安心了,然后暗自思忖自己还真是多事。

自国立权固,百姓安生乐业,上头两位一个主张仁政,一个休养生息,尤其后者就没安好心的,便挑了个良辰吉日把他韩信叫去老奸巨猾地摸摸手背:“来,你看啊…”韩信装作旧疾未愈的吃痛模样,一把抽开手,肉不肉麻?顺着目光看去,是卷意义不明不清不楚的军属书,一面心里咯噔,一面也是了然。

他被“打发”回乡没几日,一如既往院子里看那翻皱了的兵书,突然听闻门前马蹄声。

不待他差人...

烦死了
知不知道在别人的画底下评论“好像xxx”是件很没礼貌的事情
何况都说了没看过了
到底是没长脑子还是没带眼睛

啊对
反正我就是个肤浅的颜狗什么的
赶紧窝在家里追剧就好了不要进行无所谓的创作了

警局au?

私心小急万年娃娃脸


我……我终于想起来怎么画画了…!!

仍旧是上次的小急 pup

链接见评论quq之前发过被删了

ooc有

高……高跟quq!!!
那个……可以踩我吗
(诶?

然而并没有大佬2333

 @毛球 太太的脑洞qwq

就是一个任务失败的脑洞

非常生气的小急orz


“那就下次……再下次……下下次”

“一定要抓到他”

感情用事,冲动急躁,幼稚自大。

猛虎王想着,脱口而出的词句却恰恰相反。

留他肆意横行在雷霆殿里,甚至时不时带着他猛兽族领地半日游……猛虎王似乎一点不在意机密泄露,不在意被暴龙神和狂野猩逮住从高空摔下,不在意不同种族间难以逾越的鸿沟。

他竟然敢吊着急先锋游荡在亡灵之都境内,他几乎都感受到急先锋在他的爪子底下连电流传递都加了速,说不清是恐惧还是兴奋。

所幸在猛虎王把他放下后,他没有嚷嚷着“再来一次”。

从警惕到毫无防备,从猛烈挣脱到示弱,从不遗余力到鲜少出手,猛虎王都不曾去算计究竟经过多久,只晓得急先锋刚见到自己那会,自己还没一肚子狂野猩和暴龙神的八卦——他到现在,也懒得计算过了多久。急...

我就悄悄看个拉郎都能遇到撕逼…
感觉这种事其实挺讨厌的吧
经常也会遇到因为性格不同 看了文不喜欢 有的就去喷 被人会喷 就会说别人圣母 写得不好还不让批评咯
道理是这个 可能就是白莲花吧 每次看到这种就贼tm难过 特别是说“因为自己什么都写不出来”“玻璃心别开坑”“小学生文笔震惊了”
有的太太就很厉害 撕逼吧 长篇大论的 赖着tag 嘴还不留情 认真仔细看的人没多少 但反正谁瞥了一眼就被影响心情
基本上从来不和别人吵架的 记得就有一回特别生气 一个人抄袭太太 说是无意的还道了歉 底下一堆人说这个好有礼貌 ??exm???抄袭道歉不是必须的吗 我就回了一句说有礼貌的不知道怎么想的 然后就被喷?喷的语言还特...

在表情包的路上越走越远:l

情敌(?)组

重楼:女人,你又对我的挚友做了什么?他最近都不和我打架了(sad脸)

夕瑶:……???

夕瑶:我就和他说这样追男人进展很慢啊。

重楼:想不到飞蓬大将军竟然喜欢……???啊你说他喜欢我???woc。

夕瑶:恩啊。

重楼:……怎么办啊。

夕瑶说我tm怎么知道怎么办,从此过上了重楼恋爱导师的生活。

当然是选择原谅……你妈个臭嗨。飞蓬老娘要把你小老婆给抢走啊哈哈哈哈……

重楼和红葵

哦??景天边上的小女孩看起来贼菜了没想到妖气还挺重???

“原来魔尊重楼还有偷窥癖好。”一袭红衣如绫,好看好看。

“干嘛?自己藏不住妖气还不给闻啊,本王爱看谁看谁。”

“怪不得紫萱不...

真的想不到名字嘛
那个 有教廷信x上将云+执事云 预警
伪3p 倒是有正正经经的潮流组orz

↓↓↓
你算了算日子,刘家的小执事似乎很久没有来教堂了。

也许是你近日认识了个鲜衣怒马的上将,走得有些近——你终于有些烦闷地叹气,应该说非常近。

上将是个很可爱的男子——虽然你知道可爱用来形容一个男子其实并不合适,在这之前,你却不止一次也用了这个词形容另一个人,那便是,刘家的小执事。

“嗨。”

你听到有人叫你,声音十分熟悉,兴奋地回头,虽然不是你想象中的人,但对方的到来你同样十分欢迎。

他的发好像比昨天见面时更短了些,乌色里带着苍蓝,和教堂里昏暗的光线晕在一块,有点像只披着华服的乌鸦。你被自己的...

哈哈哈哈
会不会被打呀

“剑客红泱泱的长发像是猩红的枫铺在被雪暴虐过的浑浊天景 他的眼睛像是冷酷的七月 ”

“很久 剑客突然把手伸向他”


又在乱画了

蝉露 微量信云
并不是超凶的小姐姐们
以及 超想欺负露娜
有一点点友情向

↓↓↓
↓↓↓

圣诞节,她哄小孩子似的分了一把糖给来要礼物的吕布,拍拍他的手心,对方竟直接心满意足地走了,步伐轻飘飘的,平时可是赶也赶不走。破天荒地,连素来热衷于和她斗嘴的韩信也凑上来,道:“今天很好看啊。”果然,那人背后有个蓝色的身影。

赵云对她笑,却不问她要礼物,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盒子,装的是条雪花形状的绯红色的项链。“圣诞快乐,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就带来了。”

“圣诞快乐,子龙哥哥。”

“别无视我好吗!?”

“圣诞快乐,偷蓝贼。”

“???”

收到子龙哥哥的礼物,不知为何她却觉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了,满脑...

白龙与子龙

咸鱼有什么不好
铂金上了掉掉了上
队友老是不拆塔 唉

侠客信x难民云

幼体操作

似乎这一路过来,还是老光景。城上的居民舍数不清翻了几翻,洋人盖得工厂数不胜数,然而乡下该怎样还怎样,不该的呢,也还是如旧。

这样想,于是我在我那从前懂事愚钝而今乖离狡猾的后辈的住宅前停下愣住了,半响自言自语,唉呀,这可真是……带路的家丁已经先我跨进了府门,十分讲究地提携着宽大的裤腿不要碰到门槛,我才注意到,玄德他们家,连用人的衣身都有些让我望尘莫及,新进的丝绸——是资本家流传出来的。

还要说家道中落麽?我正寻思些,才恍然大悟,玄德所说的家道中落是说他麽,我分明是算是刘家长辈了,如此这般,好一个“指桑骂槐”,我真是司令当得久洋墨装得多,却连桑槐都分不明确,来这恐怕自取其辱还要后知后觉。

“...

开车 开完删

草稿

仍然非常不走心

以及性转子龙 童颜x乳个人喜好[, 兔女郎个人喜好[.

街霸快过来你女朋友在李白的酒吧里不务正业了[???

刺客

...强行信云

疾风剑豪的名号随风而来,易听闻已久,可从未真正见过,也未曾与此人比过一招一式。“可惜…”易曾愤叹过,但只限于此,没了下文。

毕竟杀了就是杀了。

春去秋来荏苒,白驹过隙数载。

直至那日清晨寒雾中,悄无声息现出一个携着风尘的身影,血浓酒清间二人皆默默无言对弈,像是数年弹指一瞬从指缝流过似的。那剑客欲语,竟焉得倒下了。

易眉间浅浅的“川”字紧锁了些,整张脸都带上了疑虑和不知所措,却还是释怀地消失了。

亚索醒来时天苍已经呈现了昏黄色,大片弥漫铺开,在他眼里像是猩红的血在天景上化开了,头顿时晕晕乎乎钝痛起来,赶紧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去。

于是就看见窗沿外盘旋的燕雀,一圈圈围绕着门口那叶轻削...

“你徒弟来了。”

哪个徒弟?

然后确实是预料之中的那个人。——明明已经不是师徒关系了的。蘑菇想着,又因为忙着看弹幕,回神时对面集体来反蓝,技能滑在buff上恰好空掉了,逃都来不及只好乖乖被轮日。

然后是来自那个人的“飘了”,蘑菇以前说,那个好难看的不要刷,不过观众仍是乐此不疲,就好像他说黑粉骂了也不给钱,不过黑粉乐此不疲。

“辣鸡蘑菇”“真菜”“露娜玩成这样还秀操作”

唔,也算习惯了,以前还不火的时候,那些观众才是真厉害,一句句发过来真让人对自己的技术怀疑,都想哭着退直播。

所以他还是好脾气地说着:“哎呀,是你们啦,我看你们的评论就没有注意看游戏啊。”然而评论里仍是不讲情面地继续骂...

中秋节我回去了一趟。

下船时,来接我的是个我不曾认得的家丁,神色不那么热情。我并不意外,玄德事先还为此专门写了封信给我——说信,也终归是张纸,有些发黄,苍白地用浓墨书上去三两字,然而看上去却那么吃力,他们家的“信使”送来却是那么工整,没有一点损坏。

“喂,你们老爷可还好么?”

“好,前不久和夫人去看戏,倒是很欢喜。”他讲着讲着,然后骤然一顿,似乎觉得哪里不对,亡羊补牢似的,“现在么,都不好过,但也那样吧。司令您住在城上,虽应是消息灵通,但人多口杂却也感受不到。”

他讲戏,我就全然失了听他后半句怎么讲的兴趣。来之前我还不认为,如今还有戏的。

那是多年前的,同是一个中秋,同是一条白布小船...

放放最近上课的鱼 性转为主
1p“来来来你这么懂话筒给你你来唱”

2p
“军营里混了个女孩子?还有点眼熟…”
“不是…”←突然觉得韩信变高了的子龙
3p
“亲亲亲亲一下有什么不行的…”←???
4p
哇原来还会害羞啊重言,子龙姑娘如是想,道:“那就一下”
5p之前放到电脑上画了 全无神韵otz(本来就没有)
@薄荷冰红茶 啊啊啊啊啊这里是一条咸鱼!!叫田田就好了quq
顺便,一直幻想着性转的嘻哈子龙留着短毛有点小叛逆,超级聪明的女孩子会不会把跳跳搞得有点不知所措,看上去小小的实际上力气特别大www
原皮就是“哦韩将军原来不擅长应付这样的子龙”
“谁说的 快给我亲一个”←当着众人面强词夺理
“???不行的好吗!!!”...

三间田芜

© 三间田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