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间田芜

[牛妮]咒语

“我很好奇那个禁忌的咒语。”有一天,我对我的朋友说,“你知道的,那个可以变成……”

她不以为意:“怎么了?你也爱上一个王子了吗?”

“不,他只是个渔夫。”


那是一个阴天,海底有些闷,有一些人…我是说,鱼类,他们会向海面游去。但是渔夫们,他们不会因为阴天就不出来捕鱼。

我偶然看见佳佳的弟弟和妹妹被网住了,他们还太小了,还不会法术。很危险,但我不能看着他们就这样被抓住,我跟着游了上去。

我试了很多咒语,最后终于给我念对了,在网脱离水面的那一刻。我永远不会忘记他看着我时不可思议又略带委屈的表情,如果我是一个渔夫,我的网在我的面前忽然散了架,我的劳动在最后一刻都付诸无果,我一定会大哭。

他就这样看着我,看着鱼群围着我转圈,我对那两只小螃蟹支支吾吾地说,快走吧。

他说:“怎么会有人鱼呢?”

但是事实是,在人类从未触及的深海里人鱼到处都是,而我,就是其中之一,还是毁了他的网的那个。

其实我真的希望我能好好地向他道歉,可我只来得及草草说一句“对不起”,在听见有人在叫他的时候我迅速沉入水下。

我听见老船长问他捕捞怎么样,他也和我一样说了“对不起”,不过慢慢吞吞的。我觉得我大概比他还紧张,我真怕那个船长会怪他,幸好这一切并没有发生,那个船长只是叹了口气就离开了。不过这也没有好到哪去啊。

他也叹了口气,那真的让我难受死了。

我忍不住浮出水面:“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他皱了皱眉,然后摇了摇头。“不。”

“我很抱歉,可他们是我的朋友…”

“噢,我知道…所以,你是说,这些鱼,他们都是你的朋友?”

“呃,嗯,应该可以这样说吧。”

“你们说话吗?”

“对,也许你们听不懂…”

他有一阵没说话,我心惊胆战,我知道这样有点傻,但是我就是觉得有些忐忑。

“我从来都不知道。”他棕色的眼睛写满了坦诚,诚实地闪动着,“所以,我抓了你的朋友。我以为他们只是鱼。”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既做不到对他说“这不是明摆着吗,我必须救我的朋友啊”,也没办法将“毕竟我们从一开始就被教导远离海面和岸边,尽管如此有时候这些无可避免”这样蹩脚的宽慰说出口,如果让大尾知道了一定会笑死,我干嘛非得向一个抓了自己朋友的人类道歉呢?

我看的出,他很失落,并且疲倦,他冲我摆摆手:“对不起,但是我也没有选择,再见吧。”

“等等!”

我叫住了他,他被我喊得愣了愣神,但过了一会他就反应过来,我手里捧着的珍珠。人鱼的眼泪会变成珍珠这件事,使得在海下珍珠并不稀奇,但是对人类而言,大概足够给他们换来几顿丰盛的晚餐了。

我说,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把这些带走,他却红着脸拒绝了。

“嗯…抱歉,毕竟只是些眼泪而已……那你可以等等我吗?我的家里有些钻石……”

我以为他在介意这个,他急忙打断了我的话,“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对他将要说的话自然是侧耳倾听,可我等了好久,他还是一副苦于和我解释的样子。我想我大概懂了,“没关系,带走它们吧。”

他还是犹豫了一阵,但最终,他耷拉着眉看我,“不过,我怎么和船长说呢?”

“诶?你可以自己留着啊!”

他似乎很为难的样子,所以我又替他变了张网,我教他,就和船长说网到了好多珍珠贝吧,他立刻转为恍然大悟的模样。

不过只要他笑了就好。



“不要啊,你不要去……外面很危险的!”

“可是我真的想去!你会帮我的对吗?”

“不不不,这个……哎呀,都怪那两个小家伙,我竟然…如果我那天在他们身边,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都是我的错!”

佳佳看起来都快哭了,我很舍不得她,可我竟然笑了起来,可能爱情就是这么奇妙吧:“这才不是你的错,全部都是爱情魔力呀——”

end

评论
热度(10)

三间田芜

© 三间田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