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间田芜

尾牌 两篇短打
有点自主规制
注意避雷


↓↓↓

[词不达意的上火解决指南.]

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大尾在生大牌的气,通常那几天大牌并不能看出来,即使退一步讲,看出来了大牌也拎不清楚大尾到底为什么生气了。

“我觉得你应该换位思考啊,狮子王。”听起来卷毛应该是叼着狗尾巴草说话,然后又开始哼歌。

“你才应该换位思考,薇薇看见你这样一定会疯掉的。”

“哈哈,我没有那么好啦。”

在去防卫队基地前,大尾走出房间,最后一次见到大牌的样子就是他在客厅抱着座机傻笑成团,还一抖一抖。不知道和谁讲话,那么开心。大尾想到这个关门的动作都狠了一些。

“啊!”

“怎么啦?”卷毛听到电话另一头的声音不对劲,一下紧张起来,“你没事吧!”

“哦,应该没事,就是大尾刚刚好像出去了,好像很急,关门声音吓了我一跳!哈哈,我们继续聊啊,说到哪里啦?”

“哈哈哈,你问我,为什么大尾老是生你的气啊?我估计,他可能就是因为你看不出他在生气,他才那么生气。”

“你在说什么啊…”大牌下意识地皱眉,声音一下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你怎么比我还了解大尾啊?”

“是薇薇说的!”

“哦……不对!”

卷毛捂住耳朵:“你喊太大声了!”

“薇薇是怎么知道的啊!兄弟……”

“你不要乱想!肯定是妮妮和她说的!”

“那我知道了,那一定是大尾告诉妮妮的,原来是因为这个啊。”卷毛还想说什么,可惜大牌已经心满意足(?)地挂掉电话了。

不过为什么大尾要和妮妮说啊?大牌窝在沙发上一手撑着脑袋作思考状。因为他们关系好呗!

大尾好几次被司令叫住,“你今天怎么老发呆啊,这不像你啊,大尾。”

你怎么知道我平时有没有在发呆啊,大尾心说,然后随口敷衍了一句:“家里的猫有点不听话。”

“你可不要因为猫就无心工作!等会阿杰来找你,有个任务,他会和你说好计划的。”

大尾又随口敷衍了一声,打算继续发呆,谁知道阿杰立马窜了出来。“老哥,你有看到我的心脏吗?”

“什么,你的心脏?”屏幕上的阿杰疑惑地歪了歪头。

“对,它刚刚吓得飞出来了。”

阿杰意外的慢吞吞才反应过来,“没有那么夸张吧。”

大尾看着他对玩笑话反应迟钝的样子,心下暗叹还真的有人在不同的地方有完全不一样的智力水平,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阿杰,你帮我把我家座机的通话内容还原出来可以吧。”

“你和大牌住在一起吧……这算不算窥视他人隐私?我答应过我哥不可以。”

大尾深吸一口气,抬脚架在桌子上,手交叠在胸前,“你只是把信息导出来,又不用窥视,我来窥视。”

阿杰眨了眨眼,考虑了两秒,“好像,你说的也有道理,好的,没问题。”

前两天还因为他傻乎乎成这样和他生气,在听完了阿杰还原出来的内容,大尾真是给他气笑了,也太可爱了吧,傻得可爱。真是拿他没办法了。

大尾表面波澜不惊地开门进门,还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去逗逗还在看侦探节目的大牌,看这个还不如看我现场表演呢,谁知道一走过去对方立刻抬起头,目光堪称犀利,哼得一声又头扭开了,还往边上坐了点,意思是你别挡着我看电视。

???干嘛??

算了,今天心情好。大尾锲而不舍地赖在沙发另一边,还有伸手去揽人的意向,“怎么啦,大宝贝?小王子?牌总?”

于是又迎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哼!”。

可惜我今天就是生不起气!大尾想着,还是笑嘻嘻,整个人靠过去埋在对方肩膀里呼气,又凑到人耳边低语,好声好气地问:“说句话啊,我的祖宗。嗯?”

大牌终于被他搞得烦了,干脆也学着大尾的模样攀到对方耳边,煞有介事地双手拢成一个圈,然后,大吼了一声!

“我,生,气,了!傻叉!”

大尾耳朵疼,真的疼,疼得他一时半会都没说出话。大牌跟个小孩似的,又是气冲冲的,还带点得意洋洋的劲起身大步流星地往卧室走了,临走前没忘记把电视关掉。

大尾是真觉得莫名其妙了,又觉得好笑,总之是不太乐意再进去哄人了,坐在客厅里接着看电视,沙发缝里也摸了,就是没找到遥控器。好像前面大牌塞口袋里拿走了。

大牌躺在床上听见房门口传来的,像是被小刀捅了肚子的,阵阵的笑声,气得揪着被子把头给蒙了起来,又睡了。

瞌睡没打几分钟,大尾就进来了,缠着他问怎么了,大牌忽然觉得有些时候对方真是黏人,好讨厌,他不耐烦地瞪着眼:“你今天干嘛这么奇怪!”

“别问。”大尾还是嘴角带着笑意,然后黏上去把人从床里剥出来,搂着肩膀说,“让我问你,你回答。”

“我不!”

“今天火气这么大,我惹你了?”

“你知道啊!”

“我怎么惹你了?”

大牌看他一副无辜的样子,脸都红了:“你就是让我生气了!你和妮妮关系好!”

原来是因为这个,大尾瞬间就捋顺了,还故意反问:“我和她关系好了?”

“你还问我??!”

“你听谁说的我和她关系好?还是自己瞎想的?”

大牌张口,哑然,被子一卷背对着道:“我争不过你。”

“傻乎乎。”大尾把他转过来,“我没有生你气。”

“真的?”大牌一下子眼睛亮起来,心说,果然,不然我怎么每次都不知道呢!然后就被泼了一盆冷水。

“假的。”

“切!你告诉我,你到底生什么气!”大尾又想到那件事了,故意冷着脸不说话,其实他是怕自己马上就要笑出来了。大牌见他不说话,更加急了,“你怎么每次都这样,我都和你说了我生气了,你每次都不告诉我!不公平!”

“你那个生气理由本来就不成立。”然后大尾带着笑音道,“你吃醋了?”

“对!我就是吃醋了!”

“没有的事。”

“你还没说呢!你的理由就成立了?!你今天必须说,不然我们都别睡觉了。”

“估计我没睡着你就先睡了,我突然死了都吵不醒你。”

大牌强烈怀疑对方是在扯开话题,好在大尾清楚自己再不说大牌就要发火了,“行吧,你说,你要听哪一次?”

“每一次!……算了,就最近的吧,前天,你前天干嘛一大晚上就不和我说话,我一个人讲了半天你都不理我,我像个傻子一样!”

最近的明明就是今天早上好吧,大尾想。“那天,你还记不记得你大前天喝醉了啊?”

“记得记得。你不让我喝酒啊?你又没和我说过。”

大尾的表情一瞬间变得认真起来,“不是这个问题。你喝醉了说了一句梦话。”

“有吗,我不记得了。”

“你说,‘我是狮子王,你是羚羊,你快跑,我来追你,卷毛’。”

大牌反应过来大叫了一声,一时间百感交集,手捂在脸上还没捂热,就被强行拿下来了,大尾看他脸红红的,想到他绝对不是明白自己的意思了。“你还笑?你喝醉了你说梦话竟然叫卷毛?我呢?嗯?”

“那我下次一定讲你……等等,那你不也是吃醋啊!”

这才不只是吃醋吧,这是占有啊,想让你喝醉了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我,永远只会对我一个笑得傻乎乎,只吃我一个人的醋……算了吧,大尾看他那傻乎乎的样子,摇了摇头。

end

想到什么写什么的产物

评论(10)
热度(19)

三间田芜

© 三间田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