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间田芜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汽水口味的棒棒糖在齿间发出卡拉卡拉的响声,阿飞缓缓从鼻孔里呼出一团烟雾,“来了!”


一头扎眼白发的小青年眼睛粘在显示器上,看也不看接过递来的可乐。


阿飞摇了摇瓶子,“朋友,需不需要我喂你?”


“啊那麻烦你了,快渴死了。”说罢,小青年张开一张嘴,拖长了音,啊,直接把阿飞一句“渴你麻痹”给堵在嘴边。


歪着脸的小青年余光瞄到显示器上的游戏界面已经灰了,低落得肩膀耷拉下来,“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你看你我都——”


“怪我咯?”


“不是不是!”小青年摆摆手,慌忙解释,猛地呛住,咳个不停。


阿飞凑近了点,眯着眼拽动鼠标切换视角,看了会又起身走了,走到吧台上还是忍不住多说一句:“天天这么玩不腻?”


“还行吧,就干这行的。”


阿飞一愣,“打电竞?”


“必须的,你看我技术这么好。”小青年手臂扒牢椅背,头仰过来看着阿飞,银白色的头发灿烂地垂下。


“那怎么来网吧打?”


“给你钱赚呗!”


阿飞听了条件反射想回嘴,突然手机显示联系人来电,只好先接起来。几秒后,阿飞嗯嗯应着,瞥了眼登录器,挂断通话,喊道,“你还有二十五分钟,不续了吧?”


“不续了不续了!怎么,你有事要走啦?”


阿飞在一排排机位里寻找着,终于找到了陷在椅子夹缝里的小黄背包,还挺重,拎起来冲着对方晃了晃:“早上急急忙忙跑回学校的。”


“书包没拿啊?”青年一拍桌,“哈哈五杀!So easy!”


“对。才发现呢,打电话让我送去。”


“俗世奇人,他上课不用书的吗?”


阿飞呵呵一笑,直接书包拉链一拉给他看,以为是什么,红的白的黑的,仔细看了,sonyapplekindle,附带七八个充电宝。


青年给了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表情,“那你等下直接关门了?”


“嗯,反正没人,早点歇工。我都连着三天没夜生活了。”


“这样的咯。”


“嗯,别误会,我说睡觉。”


“哦这样的…点他点他就点他!”


“嗯,那你等会走的时候帮我锁门吧。”


“哦这样子那…等等,那,钥匙?”


“嗯。”说完,阿飞丢给人一串只有两个钥匙的钥匙圈,“红的前门,黑的暗门。”


“那…行吧。”


阿飞颠了颠小黄背包往背上一甩,忘了里面都是数码产品,砸到背上还带闷痛的,临走前提醒道:“还有一件事,帮我把吧台垃圾倒一下,谢谢啊兄弟。”


“诶等一下!”


青年忽然摘下耳机不轻不重地放在桌上,挠着脸转头,“我快好了,等我下呗,送完了东西一块吃夜宵。”说完又转头专注于游戏了。


阿飞又从门口折回来,掏出手机,点开信息,选择收件人“大牌”,


等。


发送。


快!


秒回。



不知道还会不会写。


 
评论
热度(5)

三间田芜

© 三间田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