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间田芜

狐狸和蘑菇

“你徒弟来了。”

哪个徒弟?

然后确实是预料之中的那个人。——明明已经不是师徒关系了的。蘑菇想着,又因为忙着看弹幕,回神时对面集体来反蓝,技能滑在buff上恰好空掉了,逃都来不及只好乖乖被轮日。

然后是来自那个人的“飘了”,蘑菇以前说,那个好难看的不要刷,不过观众仍是乐此不疲,就好像他说黑粉骂了也不给钱,不过黑粉乐此不疲。

“辣鸡蘑菇”“真菜”“露娜玩成这样还秀操作”

唔,也算习惯了,以前还不火的时候,那些观众才是真厉害,一句句发过来真让人对自己的技术怀疑,都想哭着退直播。

所以他还是好脾气地说着:“哎呀,是你们啦,我看你们的评论就没有注意看游戏啊。”然而评论里仍是不讲情面地继续骂着。

狐狸看到了,不过他什么也没说,一个劲飘了飘了地刷,一直刷到榜一榜二就退了直播间,然而头像却是赖在排行榜上面许久不曾动过。

总算顶着骂声打完一局,看了下直播间果然已经没了千年狐的动静,首页里是千年狐在直播。他点进去看,并不是对方平时惯用的英雄,也不是打野位,看上去节奏慢许多,正漫不经心地在中路来回浪,还能抽空瞥几眼评论挑几句吐槽,于是很正好地抓到自己进来了。

“大家关注一下榜二,我师——”突然停顿,而野区里突然窜出的敌方英雄很好的做了停顿的掩饰,躲过一波后,蘑菇知道千年狐大概早就想到了善后的回答,“关注一下榜二啊,国服露娜,他的法师可厉害了。”

于是评论里炸开,都是蘑菇蘑菇地叫着。蘑菇菌觉得怎么反倒狐狸这边的才是自己的粉丝呢?然而狐狸似乎毫不在意,反而更叫得起劲,一个劲给他涨粉。

他看着评论,手上的动作却灵活,秀了对面一脸操作轻易拿掉两个人头后情绪又高涨许多,在直播间大喊着“我!六!不!六!就!问!你!六!不!六!”十分打脸的,下一秒就被对面打野的干死在草丛。

不过丝毫不影响他,反而戏剧性和节目效果满分,都是十分涨粉的,甚至有些无赖地开口“你看你们都不给我礼物我才死掉了的呐”,于是真的有人给他蹭蹭蹭地刷了皇冠,他惊喜到不行。

屏幕上刷出来的一句“忘恩负义,没出息,蘑菇怎么会收你这样的人当徒弟,幸好自己识相知道别祸害蘑菇了”给他突然泼了一盆冷水。

评论很多很快,这句却很清晰,一句扎到心窝里去了,记得很牢。

千年狐就是不管。

他是个主播,他游戏玩得好,他会活跃气氛,何况他没有刀架在别人脖子上逼着人刷——这是他的“职业”,有什么呢?

他可不是蘑菇菌。

他想蘑菇真是傻的很,真的以为礼物就图个好看,让人家给他刷云,棒棒糖,皇冠,结果就前两天才兴冲冲地和他讲:“我真傻!原来礼物可以换钱的吗。”他以前可没觉得蘑菇菌有这么傻,傻的可爱简直。

像是应证他所想,又噌噌多了几顶皇冠,来自蘑菇菌。

“哈哈,我今天真是——真是——”他高兴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屏幕上一闪而过的“你看看是不是你师傅对你好”,千年狐反而还挺赞同,他觉得自己今天真是rp值炸裂爆表,队友也很给力,等着他复活以后给对面抓得屁滚尿流的,没过多久连主宰也不用直接推掉水晶。

心情大好。

放空状态。

这才看到直播间里观众说,蘑菇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游戏里也没显示对方在。他就着没关的直播,顺观众姥爷们的意思,给蘑菇发了邀请:“双排?”他很少在直播的时候双排,蘑菇更加都是几乎直播单排,上了掉,掉了上的,崩溃地要死又觉得双排没有意思。

不过他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还是天命难违,对方说累了,不打了。

“我前面赢了,你没看见本骚狐的飒爽英姿。”

蘑菇看到这排字没忍住笑了,那肯定,看局势就知道稳妥妥地赢,所以他才退出来不看的——何况自己一直在那里,有些人又会把一些陈年旧事翻来覆去的说,影响主播心情也不好。

他不想再和狐狸不愉快,也不想别人以为他和狐狸不好。

虽然再也不是师徒。

不过没什么不高兴的。

千年狐以前是他的徒弟时,也不乏有人讲千年狐技术好,比他厉害多了,被他一笑而过,只是那时候千年狐颇为认真又带着笑意反驳“我师傅厉害”,如今却是学会无视的。——可能因为不是师傅了吧,反而更像是无声赞同了。

这也是蘑菇曾教他,别和黑粉太较真,别老是直播的时候骂人。

“哈哈。你去玩吧,我有事。”蘑菇终于回复。

千年狐一直巴望着屏幕等蘑菇给他回复,又被蘑菇一句话说的反应过来,毕竟自己还在直播。莫名犹豫一会,他还是打上两个字,发送。“好吧。”。

所谓有事,不过是看一看热搜,刷新一下空间。这么一弄,又很巧的,世界非常小,小到你前一分钟和这个人说再见,这一分钟又无可避免地接触到这个人。

空间里的热门,就是千年狐灵活走位十七杀零死的视频。

确实贼牛批。

蘑菇至今也不很明白那件事怎么回事,潜意识有点受委屈的意味,但觉得又不很据礼。感情的事嘛,要争什么?确实狐狸也厉害了,随便两下非人哉的走位气炸对面,解说也是浪骚贱的,有了不少朋友。和他蘑菇不一样的。

挺厉害。

这样也很好。

看了一会又觉得手痒痒,再开直播上王者。这回他进去,评论只是随口问一句,他想都没想回复“诶我要不要双排啊”

“和谁和谁和谁”“好”“双排双排双排”

“那你们去狐狸那里问一下要不要和我双排~”

这样说着,却是早就建好了队伍,准备对方过来了。

评论

三间田芜

© 三间田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