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间田芜

【亚易】若剑且行(一)

疾风剑豪的名号随风而来,易听闻已久,可从未真正见过,也未曾与此人比过一招一式。“可惜…”易曾愤叹过,但只限于此,没了下文。

毕竟杀了就是杀了。

春去秋来荏苒,白驹过隙数载。

直至那日清晨寒雾中,悄无声息现出一个携着风尘的身影,血浓酒清间二人皆默默无言对弈,像是数年弹指一瞬从指缝流过似的。那剑客欲语,竟焉得倒下了。

易眉间浅浅的“川”字紧锁了些,整张脸都带上了疑虑和不知所措,却还是释怀地消失了。

亚索醒来时天苍已经呈现了昏黄色,大片弥漫铺开,在他眼里像是猩红的血在天景上化开了,头顿时晕晕乎乎钝痛起来,赶紧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去。

于是就看见窗沿外盘旋的燕雀,一圈圈围绕着门口那叶轻削的背影,于是对方撒了一把粒子出手…

亚索恍惚间要被斜阳灌醉整个人都一阵微醺了,手敷上脸颊,还真是一片灼烧滚烫。

易走进屋子的脚步轻极了,有一瞬间似乎是浮在地面上的,腰间幽绿萦绕的剑晃了亚索的眼睛。“醒了就别装睡。”

他被毫不留情地揭穿了,想得却是那人悠悠扬扬的声线,像是吟诵。很好听。

只是他终归要走的。

亚索一把掀开轻薄的毯子强撑着坐起来,却在碰到地面那一刻软了腿,下意识抽出剑倒插进地面才抵住将要倒下去的身躯。然而身体的不适反而立刻唤醒了他多年以来流浪练就的警戒心。

好端端的捡个来路不明的剑客可不是什么好主意,然而这主人是个深山隐士,却不是岁月静好的那种。何况,如果只是烧热,哪会虚弱到这程度?

“我是易。”

“你是疾风剑豪。”

亚索了然,他知道易大师,知道无极剑圣,但不知道眼前人,这其实是有些可惜的。不过现在认识了,不知为何,对方这么说自己竟未产生一丝怀疑。他装作不认识波澜不惊道:“好,易。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现在怎么回事?”虽然声音好听,剑术了得,不过靠得手段让人咋舌。

“没什么。”

“没什么?”

易的脸上是巨大的护镜,底下是什么样子无从得知,自然也无法透过表情猜测他的情绪。然而他似乎也很懂得此时沉默一文不值,略微迟疑一会,才默默重了些口气,道:“艾欧尼亚的通缉犯。”

“我不是。”亚索想到此时如果对方要取他姓名那是易如反掌,也只能怪自己一路流亡运气背极。明显处于弱势,但他不能死在这,于是嘴上做着明知道没有人相信的解释,暗自运回内力,“相信我,我没有杀长老。”

易猜到他的想法,但是不说破,被放跑的气力要抓回来,没有那么快。他叹了口气。

“——如果我说,我相信呢?”

于是易看见传闻中杀人和游玩似的剑豪,却像个初出茅庐的小孩子般愣住了,瞪大一双眼从低处望向他。再怎么震惊,这样的行为也太幼稚了。果然和他比起来,亚索还是个孩子。

“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会考虑把你的东西还给你。”

纵使不服气,亚索却已经感到有些兴趣了,同时考虑到别无选择。

他点点头,扶就着疾风剑坐下来,等候对方接下来将要说的。

tbc.

私设如山

评论
热度(7)

三间田芜

© 三间田芜 | Powered by LOFTER